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0

逃出“死亡谷”

病中艰难路——歧路逢险境——逃出“死亡谷”——进退两难

次日起来,我仍腹痛不止。拆帐篷,绑行李,浑身没劲,早饭也没吃,只是用开水冲了一点麦乳精强迫自己喝下。

有气无力地爬上了驼背,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莫莫克的杏林,继续我们漫长的旅途。今天沿途的景观和昨天的大致相同,驼队在烈日曝晒下艰难地走了6个多小时,才爬上了山顶。途中一峰白毛骆驼因天热负重而曾在半山腰卧倒了七八次,任驼工怎么打,怎么拉,它也不愿起来,只是不停地扬头大叫,以示抗议。看来是因山太陡而爬不动了,每次都得几个驼工帮它才勉强起来。最后,只得给它减轻一些东西加在别的骆驼背上,才稍好一点。 在光秃秃的山顶休息并午餐时,除了腹部不时仍有阵阵隐痛外,我又增加了头晕的感觉,而且仍不想吃任何东西,一句话也不想说,只想躺下睡去。有人送来了西瓜也不屑一顾而婉言谢绝——尽管这时的天是那样地热,汗是那样地多,而且口又是那样地渴。 下山的路更是难走。仅有的一条路,也正是洪水流经之道。匀细的荒漠沙壤土路面,被水冲成了一条大沟,有的地方竟深过两米,骆驼就走在距沟的边缘约20~30厘米的地方。一旦踏空或沟边塌方,骆驼就有折断腿的危险,而人也将无疑会被摔伤,还有许多地方的路,需要费好长时间垫平了沟才能通行。然而,却并没有出什么意外,看来,骆驼走这种路似乎也很有经验。 再往下走,坡更陡了,人已不宜骑在骆驼上了,大家都早已下来步行,就连骑毛驴的老驼工也都下地来,一边牵着毛驴,一边像螃蟹样地横着身体顺山坡往下挪步。只有我还高高在上地骑在驼背上。由于浑身无力,我原本打算今天是无论如何也不下骆驼的,但是我却越走越心虚,因为山披已陡得有时连骆驼都直往下滑步,为了安全起见,只好由人扶着下驼步行。 若在平时,这并没什么,我会早早就下来的,并会因此而自由许多,也用不着担心骆驼踩空,又可以边走边看路边的植物,并顺手采些标本,而且还可以在事先看好大方向的前提下抄近道走,因为我经常这样干。可今天就不同了,昨夜拉了四次肚子,今晨到现在仍空着肚子,况且还有些感冒,头痛得厉害,可能还在发烧,浑身一点劲也没有,可真苦了我了。 由于山高坡陡,下山本来就不好受,一步一颠,膝盖被颠得难受,一直传到我晕眩的头部,脑后部分似炸裂般地不断受到震动,两腿实在难以抬起。然而,双脚一旦抬起,落下时却很快,并且是不用大脑指挥的。如果说每抬一步似需千钧之力的话,而每落一步则又似醉汉被人从背后暗算了一闷棍而东倒西歪,深浅不知。就这样踉踉跄跄地向山下走着,直到连摔了两跤才打起精神来。 走下一个山头,职业的本能使我不时地还要采集几份标本。不…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