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10

山重水复路

山重水复——误作观光客——拖拉机上的“土地爷”     8月16日,我同武副队长和马鸣徒步去考察“柴火沟”一带的林区。这里的山间小路,时而蜿蜒于河边灌丛中,时而又崎岖于山坡沟坎间,特别地难走。更有几次,曾碰到狭窄的山坡小径已被洪水冲断而不得不回头绕道而行。因山陡路滑,又常有断崖迎面,所以,危险性很大,稍不注意,就可能失足崖下,非残即伤,这是我们坐在研究室里难以想象的。但是为了能够较全面地考察这一带的植物种类,我们也别无选择。       在河边的一处悬崖下,引导我们的山道伸向了水底,而使我们又一次无路可走了。原来,这条路只能是在平时河水较浅时,小路才能露出来。可如今正值雨季,河水暴涨,所以,小路已被河水淹没了。     环视周围,山坡被浓密的灌丛封锁着,根本上不去,回头吧,就意味着前功尽弃,而且还要留下较大的一片考察的空白区。所以,我们决定试着从河水中蹚过这段路。好在淹没于河水中的路只有五六米长,我们脱了衣裤,由马鸣领头先过去,然后我把我们二人的衣裤再一件件地包上石头扔给他。由于小马个头较大,所以,过河时似乎并不怎么困难,而我就不同了。冰凉的河水没过了我的胸膛,我将身体紧贴着崖边,双手抓着——更确切地应该说是用双手紧压着­——被洪水冲蚀的毫无棱角而又光滑的崖壁。由于水流太急,所以我的双脚、双手和身体从不敢有一刻离开所接触的石面,一寸一寸地“磨”了过去。每一步的落脚点都要经过探查、摸索和试用力,直至确定万无一失时才敢踩实。     这山里的水可是真冷,直冻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不住地发抖,双脚几次都有欲立不住而滑动的迹象。使我不敢有丝毫的泄气。若真失足滑下河心,无疑会被急流冲倒,进而将被滔滔河水卷走。水深或许不会没顶,然而流急则必将使我无法站起,进而将使已冷得发抖而喘不过气来的我更加气急心慌,以致呛水。这,只需要呛一口水,我就将永无气力翻身,后果可想而知。直到现在仍觉后怕,而且可惜当时没叫马鸣给我留影一张,以留此“壮观”场面而为日后回味之用。后来,武副队长说他当时本想替我们照一张,但又想光着身子的照片不便让人观赏,而就此罢手。亲眼目睹着我过河如此艰难,武副队长便打消了随我们一起过河的念头,而返回原路找水浅处过河去了。     穿过一片较开阔的山谷,再前进,又吃力担心地爬过第二道石崖,待到第三道石崖时,上下都无路可走了,只好找路绕行。正巧这时碰上了一位找寻丢失的羊羔的维吾…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