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二月, 2011

世界唯一的最古老野生柽柳林亟待抢救 3

它们不仅可以作为青海省的生物多样性名片和我国独特的自然遗产,而且是大自然侥幸留给全人类的宝贵财富。 继我国柽柳属植物专家刘铭庭教授之后,8月25日至30日,由潘伯荣和吴玉虎两位研究员率领的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生物标本馆考察队一行10人,又对青海省同德县新发现的野生古柽柳林进行了进一步的专项考察。除了进行植被样方和土壤调查,采集相关区系植物标本和土壤样品外,还对林区周围进行了植物区系和群落调查,采集了甘蒙柽柳(Tamarix austromongolica Nakai)和小叶杨(Populus simonii Carr.)古树的分子地理学材料和基因遗传学材料,并对其种质资源从种子、幼苗和扦插材料等多方面进行了收集。此外,考察队还对先前没有来得及编号的200余棵野生古柽柳树和树龄在300年以上的15棵小叶杨树进行了补充编号、登记、测量(高度、冠幅、胸围、基围)和定位,结果发现胸高茎围在100CM以上的野生古柽柳树竟有300余棵,植株最高达14.2米,整个林区面积约60余公顷,其中核心区就有约16公顷以上。经过这次较详细的调查,我们还在一些古树的顶部发现并采集到了甘蒙柽柳当年生枝条上的夏秋季花枝,补充了初次调查的不足。等等这些工作的目的,还是想保护或者说是要抢救这片无比珍贵的、世界独一无二的野生古柽柳林。因为它们不仅可以作为青海省的名片和我国独特的自然遗产,而且是大自然侥幸留给全人类的宝贵财富。 此前,刘铭庭教授就曾与我们共同讨论过这些古柽柳树王的生物多样性价值和自然生态价值及其所携带的数百年的气候变迁的信息价值等。结果认为,这些古柽柳树太值得保护了。它们的幸存下来并及时被发现,表明在世界范围内,我国已经占有了柽柳属植物野生植株在基因方面的最古老、最长寿类型和在形态方面最大胸径、最高植株以及携带最长时段气候变迁等信息的载体。这是我国柽柳属植物得天独厚和无可替代的第一手科研资源。在全球气候变暖趋势越来越困扰政府和科技界之际,这些无比宝贵的和可遇而不可求的科研资源是许多研究古气候等方面的科学家所急需得到的珍贵材料。 就自然生态价值来说,当地稀疏的山地荒漠草原植被具有生态的脆弱性,水土保持能力差,夏季一遇暴雨便成洪水,冲得泥沙俱下。而这片野生古柽柳林不仅正首当其冲,且自古以来就对当地每年都会出现的,至少来自4条山沟的,约2千米宽的泥石流一直起…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