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三月, 2011

深入无人区

羌塘高原——藏北“英雄地”——示威的野牦牛——“职业病”的能量 我们返经甜水海,又越过了新疆与西藏之间海拔5 250米的界山达板。下山后一路紧赶,于傍晚来到了藏北阿里地区海拔4 950米的龙木错湖边。这一带已是高寒草原的景观了,虽然植物种类稍多一些,但植被仍稀疏得可怜,并且已普遍开始枯黄。仅有的两户藏族牧民的帐篷,在夕阳和湖水的映衬下冒着缕缕炊烟。远远望去,也只能给人一种“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荒凉感。 我们的营地正扎在半月前藏北小分队住过的地方。入夜,由于没有多少标本可供整理,再加上高山反应,餐后谁也不想早睡,更确切地说是睡不着。我们都挤在车里聊天,听着小徐以一个闯过藏北无人区的英雄的口气津津有味地讲述着那段难忘的日子。 当天,藏北小分队正是从这里离开公路,折向东去。在茫无边际的高原上,根据地图,沿着测绘队当年留下来的10公里一个的水准点,一路摸索着才进入藏北无人区的。在无地面参照物的藏北羌塘高原上,这种标有海拔高度的木桩对他们辨明方向起了很大的作用。 前后20多天的考察,藏北小分队所经历过的磨难真可谓是千难万险。 行车,无路。陷车的事时有发生,单车绝不敢掉队,否则准会因力单而驶不出泥沼或过河遇困。 扎营,经常寻不到合适的避风处,帐篷经常因大风而拔起。在普尔错的一次就因半夜刮起了七八级的大风,飞沙走石,几个帐篷都被大风掀开,许多灶具,食品都盖满了沙土,队员们几番起来重搭帐篷,折腾的几乎一夜未睡成觉。有时车队冒着风雪找到一处扎营地,队员们也就只能在盖满雨雪的湿泥地上铺被就寝。 做饭,经常找不到淡水。在拉竹龙附近,考察队发现了几眼清泉,为了不致在无人区腹地因干旱缺水而影响考察工作及队员们的身体健康,大家用汽车上备用的两个大汽油桶装满泉水。这事若在平原,当属易事,可是,在海拔5 000多米的高原上却并不容易。几个本属轻微的动作就会使人气喘吁吁。尽管汽车距水源不过十多米远,高差也只有三四米,装水的人倒有十几个,但装满两大桶水竟花了一个多钟头。在几处无水的营地,这两桶水就显得异常珍贵。除了炊事用水外,其余方面的用水全免了,洗脸,刷牙亦在免除之列。 考察,即不敢单独行动,又不能与小组相距太远,更不能晚归,以防摸黑找不到驻地。在茫无边际的高原大野上,组织纪律性是非常重要的。在安全第一的原则下,大家都是以队的形式深入,以组的形式考察,某一个人的误时或离群…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