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四月, 2011

夜夜寒彻骨

夜夜寒彻骨——壮观的“水上舰队”——意外事件——鸟儿鼠兔是一家 在龙木错一带考察,我们已经提前完全“享受”着严冬的气候了。 现代科学告诉我们:由于受垂直递减率的制约,海拔高度每上升100米,平均气温便会下降0.6℃,气压下降12.7帕,氧气分压下降1.6帕,水的沸点下降0.3℃。因此,地势越高,气候就越严寒,太阳辐射也就越强烈,昼夜温差也会加大,这就是高山气候的特征。所以,在这海拔5 000米的高原上,就算是在白天,艳阳高照,也只有三四个小时可以不感到手冷。 每到晚上,湖边彻骨的寒冷经常会把我们冻醒,或使我们彻夜难眠。在考察帐篷里,我们头戴皮帽,身穿毛衣毛裤,钻进厚厚的鸭绒睡袋里,上面还盖着一条军用棉被,顶部再压上我们的鸭绒衣,就这样,仍然冻得发抖,好不容易暖热了被窝,睡着了,可每到凌晨终又会被冻醒。两只脚一夜都暖不热,就连小腿骨都感到冰凉。后来,我们每人用一个盐水瓶灌了开水暖脚,好不容易暖热的脚到第二天起床时又是冰凉冰凉的。不仅如此,我们每人的头发、眉毛,还有被头,甚至帐篷里面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多日未刮的胡须也变成了白色,若是扮演圣诞老人,则无需化妆。所以,我们大家都希望早点完成这一地区的考察任务,赶快搬家。 不光我们,就连湖里的斑头雁也有此意。每天傍晚,我们都可以看到斑头雁加紧训练幼鸟的壮观场面。大小约百十只斑头雁排着整齐的队形在湖边的水面上贴水飞行。专攻鸟类研究的马鸣更是不愿轻易放过这个观察鸟类生态行为的好机会。  斑头雁是我国西北地区高山湖泊的夏候型鸟类。它体形如鹅而略小,上体灰褐色,下体乳白色,嘴和脚均为黄色,因在头部有两道明显的黑色条斑,故名斑头雁。 每年3月中旬,斑头雁由南方飞来,一般30余只一队,排成“一”字或“人”字形,经过高山长途飞行,来到青藏高原,在一些高原湖泊如青海湖、扎陵湖、鄂陵湖、托素湖以及西藏、新疆西部等地分群并逐步成对活动。它们的警惕性很高,每到一地,都保持着群体活动的习惯,并有“站岗、放哨”的习性。发现有人或天敌接近时,立即鸣叫,准备逃走,人一般只能接近到150~200米的距离内,再近,它们就会离开或飞到湖中心或沼泽中躲避。 斑头雁的交配是在水中进行的。它们营巢是在沙滩,悬崖或孤岛上。每窝可有6~8枚卵,最多可达18枚。孵化的工作是由雌雁担任的,但雄雁却常常是寸步不离地站立在雌雁身旁守护着,那怕是风吹雨打、冰雹袭…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