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五月, 2011

凶险达板路

冰雪达板凶险路——乔戈里峰多险情——植物界中“小人国”      9月12日,按计划由丰田车于凌晨送我们到今年最后一个考察点——喀喇昆仑山最高的边防哨卡所在地——神仙湾去考察。而老张则乘小徐的大车,等天亮后再走,直接赶到三十里营房等我们。    7时半,我们摸黑出发了。这时,若是在我国内地,特别是在东北地区,恐怕天早就大亮了。但是,在祖国这片遥远的西部高原上,时差使我们此时仍处在夜幕的笼罩之下。车外一片昏暗,只有车灯照亮着前面几十米以内的地方,可见路面上覆盖着一层不很厚的雪花,显然是不久前刚下的。天上仍在不断地飘着小雪花。四周静悄悄的,只听见我们的汽车的引擎声。车轮碾过覆雪的公路,使人有一种棉绒绒的感觉,舒服极了。    在这绵延千里的高原面上,只有我们一辆车在孤零零地行驶着。大野茫茫,我们仿佛置身在太空飞行的航天器里。车厢内亮着一盏小灯,隐约可见各人的面容。尽管车内有暖气装置,但我们呼出的热气却全都凝结在车窗上,需要不时擦去。尽管我们都是用防寒服全部武装起来的,但却根本感觉不到车内暖气热量的存在。可见外面寒冷的程度。这就是海拔4 800多米的高原9月中旬的天气。    约莫行驶了一个多小时,迎面驶过来十几辆军车。显然,他们昨晚是在大红柳滩过夜的。起早贪黑的目的无非是为了避开在甜水海过夜。如果说我们在昆仑山的考察是又苦又累的话,而他们却是常年往返于这荒无人烟的高原上的崇山峻岭之间,过着食无定时,宿无定处,行无定期的流动生活。有多少人能够真正了解他们的生活,体会他们的感受?又有多少人能理解他们呢?    军车过后,原先路上的雪已被车轮反复地摩擦、碾压成了一层不甚厚的冰雪硬壳,而失去了那种棉绒绒的感觉,代之而来的是路面光滑、行车轻快的感觉。我们在车内谈笑风生,议论着考察中的收获和所遇到的奇闻轶事。有人说要找一些好照片拿去画报上发表;有的干脆说要拿全部昆仑山考察的底片,找机会出一本画册,也有的说回去后要好好整理自己的考察资料,争取在国内外著名刊物上多发表几篇有影响的论文。    汽车上到奇台达板的山垭口处,天已经亮了。我习惯性地看了一下海拔表,5 060米。车子已经开始在稍稍打滑的山路上盘旋着下山,左边是沟谷、悬崖,右边是山体或护墙。盘旋的山路弯道连着弯道,汽车需不时地刹车、转弯、又刹车,但是,罗师傅却开得好轻快。     突然,凭着我在青藏高原十几年的坐…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