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四月, 2013

翻越“鬼门关”

“鬼门关”下——翻越“鬼门关”——白骨累累当年路——难觅宿营地 6月27日,我们终于走出了线天缝地的大狭谷。眼前呈现出的是一片开阔的河谷地带。当年部队所修的“公路”又断断续续地现出了痕迹,而且在一个叫苏巴什的地方,还出现了一排用石头垒成的残破墙垣,想必是当时修路的指挥部吧。 民工们坚持在这里扎营。理由是这里有水,再往上因为要离开这条已经来回蹚了几天的河流,一直到山口都不会有水的,吃饭都成了问题,而且住得太高时头痛,会睡不着觉。看来,前面的硫磺达坂在他们的心目中真比鬼门关还可怕,唯恐早到那里一步。但是,我们却认为这里距离第二天要翻越的山口处较远。这里海拔4 100多米,而山口处是5 114米,所要爬的垂直高度也太大。况且今天时间尚早,何妨再走一段路,以便明天上午一鼓作气,以最短的时间和充足的精力越过达坂。 双方僵持了好久,最后,民工们提出条件,要我们答应给他们发放治头痛和消除难受感觉的药才肯上路。其中有个民工气愤不过,边赶毛驴边恶狠狠地说:“到那上面没有水,把你们一个个都渴死”。小翻译告诉我这句话时尽量压低了声音。看来,当地人对火山区的恐惧绝不亚于他们对“阴曹地府”的感觉。 为了不致于被渴死,我们就必须从这里带水去。大家先过量地喝饱了水,然后,每个人的水壶都灌得满满的,并且所有的桶和高压锅等一切能盛水的东西也都装上水,由人抱着放在饮足了水的驴的背上,这样的准备,真好像我们要去大沙漠腹地旅行似的。 又走了两个多小时,在山腰一块较宽敞的地方,走在前面的民工们自作主张地卸下了驴驮子,说什么也不走了,并且像商量好了似的,个个都喊头痛,还表现出极端难受的样子。我的海拔表的指针处是4 640米。 在这里,我听见次数最多的词就是“塔西浪”了,并且对它的词意和各种用法已达到“融会贯通”的地步了,以致于“塔西浪”已经挂在我的嘴边,说起来更是脱口而出,比汉语中的所有同义词和近义词都顺口。 这一带确实如民工们所说,干得要命。山坡上除了石块就是细沙,再加上强劲的上行山谷风,帐篷都很难扎住。带来的水真是太宝贵了,经过路上的颠簸,洒掉了不少,剩下的水要供这十几个人的晚饭和次日早饭的饮用,怎么也不够,更不用说洗脸漱口了。李勃生不甘心,让我随他去找水。凭着他几十年跑野外的经验,我们在附近的河谷中一处认为可能有水的大石崖下试探着挖下去,南京大学的王富葆教授也来帮忙。三个人挖了近一个小时,…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