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五月, 2013

质疑“新火山”

高处不胜寒——两名民工逃跑了——“中亚新火山”质疑——垫状植物奇观 6月29日清晨,只见大雾茫茫,河水结冰,帐篷内也已出现了霜花。此时,正值六月底,在内地正是消夏的好时光。即使在与火山区同一县境内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绿洲中的人们,也正在忍受着酷热的煎熬。而在这里,我们已经不得不“全副武装”地享受着高原的严寒了。住在高原湖边,免不了天天都会有冷风吹来,特别是一早一晚,更是冷得人浑身寒颤,手难外露。这些地质组的人已经领教过好几天了。 三天前,在海拔5 500米的阿塔木达坂,地质组在暴风雪中赶到营地,就在冰天雪地中扎营。这样风餐雪宿连住三天,天天下午刮大风,帐篷、被褥全都湿漉漉的,冻得人几乎天天彻夜难眠。毛驴在一夜之间竟被冻死了4头。其中有两头是在风雪途中边走边吐白沫,卸了东西也未能缓过来,队员们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步入黄泉。 杜泽泉先生的脚又肿起来了,无论擦什么药也无济于事。这是身体内部的代谢出了问题,除非离开高原,精心调养一段时间,才可望有所恢复。但是,他既已来到这里,就不能轻易回去。这是他的敬业精神所不允许的,或者说是“职业病”在作怪吧。 一大早,我们尚未起床,就听帐篷外面人声嘈杂。从民工那里传来消息说,我们的两名驮工,因忍受不了这几天来我们这种不顾死活地工作,天未亮就偷偷地骑驴逃回家去了。理由是再跟着我们,肯定会死在这里。 的确,一连几天越走越艰难的翻山越岭,蹚水过河,其劳累自不必说,单是途中足以危机生命的险要地段就有多处,况且越来越严重地高山反应也时时都在威胁着每个人的生命。 途中的险山恶水,每过一次,大家都是精神高度集中,说是提心吊胆也并不过分,生怕一失足成千古恨。因为许多事故的出现,死与生的截然之间,其差别只是在于当时一个微不足道的疏忽。咫尺不仅可以是天涯,咫尺有时也可以分阴阳。途中两次见到的死毛驴,以及民工们亲身体验到的、或许是从未有过的痛苦和压力,这种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使他们早已支持不住。 如果说我们由于事业心和责任心促使而不得不来到这里。并还必须坚持下去的话,则他们只是为了区区几个工钱。所以,他们不得不重新再三权衡利弊并据各自的具体情况而再次作出决择。 前两天,民工们就曾在一起议论,大呼上当,后悔莫及,并称我们为亡命之徒。那时,他们就有逃离之意,只是还有“明天或许会好点”、“到达坂那边或许会好点”的侥幸心里而暂时硬撑下来。结果…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