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六月, 2013

拍照野牦牛

生命禁区的警告——强占狼窝沟——拍照野牦牛 随着植物标本号的不断增加,我的双手,特别是右手,因经常在砂土砾石中采拔标本,已脱过多层皮而粗糙如榆树皮了,指头烂糟糟的似乎也短了半截。手背和指侧还裂开了血红的大口子,不时地渗出血来,疼痛难忍。而别的专业的队员却根本不必担心会受这份罪。然而,这些对于我来说还只是小意思,更大的、更严重的折磨还在后头。 到火山区的第三天,我们就开始断菜了,后来连马铃薯也没有了,只能靠腻人的罐头维持,使大家毫无食欲且经常反胃。真正的淡水也很难找到,我们不得不喝了几天的咸水,天天胀肚子,再无人也不可能顾及营养科学了。若非要顾及,也就不会来此了。就此角度而言,考察队员们或可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我们的脸上开始发痒,并且摸着起了疙瘩,接着就浮肿了,且奇痒难熬,但却不敢用手去抓,只能用手指去压或是拍打来止痒。这是营养不良的表现。起初我以为是自己饮食方面的问题,于是就多增加奶粉、麦乳精、白糖,还有牛肉,但却都无济于事。脸部肿胀依然不消,摸上去已无弹性和活力,倒似有软塑料的感觉。谁也不忍心去看镜子里自己又黑又肿且变了形的脸。 脸黑是在所难免的,所有野外工作或露天作业者都不可避免,更何况在这海拔5 000多米的高原上,风大,紫外线辐射强烈,还有为防止频繁地脱皮我们早就不敢洗脸了,脸怎能不黑呢。然而这肿胀变形的脸在我还是第一次。不用说,这不仅仅是营养跟不上,而是身体内部出了问题。大家只能是靠意志力默默地忍受着,极力地坚持着。 不过,身体的承受力是有限的,它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意志再坚强,承受力再大,忍受的只是体内变化的表象,而身体内部的恶性变化并不会减轻,更不会停止,大脑和五脏还是会继续受到或许是无可挽回的损害。 高山缺氧对人体的损害,最先表现于大脑和肝脏。大脑受损的表现是头痛和记忆力减退,反应迟钝。而肝脏受害则是因代谢功能失调而致的营养不良而表现为浮肿,目前的症状说明我们的肝脏功能受到损害已是确切无疑。或许这正说明某些业务成绩的取得是注定要付出代价的。 大家谁也没有声张,而都在默默地加紧工作。再说这代谢障碍型的营养不良在这里根本就不可能控制。这是长期以来,我们肆无忌惮地一次次闯入生命禁区所受到的警告。也是我们的身体在其内部器官多次受到严重摧残,功能受到严重损害后发出的警报。 看来,这里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实实在在地感觉到了所谓“生…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