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七月, 2013

凯旋大漠缘

凯旋大漠缘——影响市容的形象——沉没的“巡洋舰” 往后的几天,天天都在下着雨,时大时小,断断续续。这倒成全了我们,因为气温一直很低,冰川融水明显减少,比起上山来时,过河当然也就顺利多了。只是一路冒雨赶路,浑身几无不湿之处,又因山陡路滑多泥泞而难免多摔了几跤,再加上还要不时地采标本,弄得我几成半截泥人。毛驴就更不用说了,被我上上下下抹得简直就如同泥糊的一般。脊背上也被我磨烂了一大片,一压就塌腰,无精打采地几次都不让我骑。一趟火山下来,地质组死了五六头毛驴,而我们分队几乎所有的毛驴都精疲力尽了。 最后的一天,天晴日出。越走越热,越走越干。早晨淋着小雨出发,到下午沿途已是尘土飞扬了,二十几头毛驴扬起的滚滚烟尘又一次制造了千军万马急行军的强烈效果。人和毛驴全都被淹没在尘土中,真是山上山下两重天。我拼命地催驴钻出了烟尘,一直走在最前面,生怕别的驴超前而行。 下午8时半到种羊场,同在这一带考察的自然地理组合兵一处。久别重逢,自然是亲热无比。频频握手,欲摇断对方双腕;连连拥抱,拟拍碎双方肩背。我们看他们,倒也平常,他们看我们,则变化明显,甚至变形严重。是啊!火山一日,如隔三秋,时过半月,恍如隔世。今天的我们已几乎面目全非了。在这里,我站在营地的帐篷旁,拍摄下了使我永生难忘的浮肿“尊容”,以资纪念。 是的,考察火山区之行太令人难忘了,也太值得骄傲了。在经历过途中千难万险的折磨和生命禁区的摧残之后,终于闯出了这死亡之地,终于凯旋在这大漠之缘,胜利毕竟已是属于我们的了。后来大家都把这次探险考察称作“死亡行动”。而且仅就这“死亡行动”带给队员们的“后怕”还困扰了大家好一阵子。只不过值得告慰的是这次考察,我们收集了大量的有关火山区的综合科学资料,可望对谜一样的火山群地区的有关理论问题作出最权威的结论。 通观我们此行所走之路,据说在古代也曾是产“和田玉”的地方。所谓“玉出昆岗”,其所指也正包括这里。在过去,历朝历代的帝王一直都很重视这一方土地,而在近代又有人来此地挖过金子。沿途大山中,我们也曾见过多处出现的挖金沙洞,脚下所过之河中就有不少玉石。然而我们却无暇顾及过这些。甚至没有时间和精力或是没有来得及做一个“顺手牵羊”的梦。 7月10日,队部的车送我到和田招待所等候生物组来接我归队,总算又享受到了都市生活的舒适。然而,在餐厅的饭桌上,一位不经意坐在我身旁的中年妇女,却在看见我…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