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八月, 2013

冰河历险记

沙山受阻——冰河历险——盛情的接待

下一个点,生物组是在且末县的阿羌一带考察。从县城去阿羌所经的戈壁滩中有一座小小的沙山。越过沙山的路不过500多米,但是,其中有一道沙梁特别难走。车轮在虚沙中只是空转,却并不前进。尽管我们全组人在下蒸上晒的沙梁上挥汗如雨地挖沙推车,然而两个多小时的奋战换来的只是车轮越陷越深的结果。

短短的一截沙梁竟耗费了我们如此多的时间和精力,并且到头来还劳而无功。昆仑山考察真可谓是步步艰难,步步险阻。最后,我们不得不向后转退回了县城。第二天带来木头垫住车轮,才一截一截地通过了沙山。

要上昆仑山,照例又免不了要过河,我们一行人又在河边犯愁了。

这条河约有20米宽,河中有许多露头和不露头的大石头,下游约百米处开始突然形成狭谷,河窄水深流更急,落差显然是增大了。远望狭谷,听着水声,难免让人发怵。

原本想让汽车下河探路,然而,几个司机,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愿冒这个险。无奈,武副队长只好建议我和马鸣二人先脱了衣裤涉河探路,摸一摸河底石头的情况。河水深度可到我大腿根部,但水流湍急,可使水扑上我的腰际,且足以使人脚步不稳,在这样的河中,人若被冲倒,无疑会被卷走,事后的任何营救都是无望的。我和马鸣手拉着手在寒彻骨髓的融冰水中,浑身像筛糠一样发抖,双脚从未敢抬起而离开过河底,一步一步如履薄冰似地蹭着走了一个来回,摸索出一条河底少石无坑的通道,并在两岸做了记号。

照例先由大车试探着顺利地闯了过去。但是,两辆小车的司机不敢过河,唯恐重蹈奴尔的覆辙。任凭武副队长磨破嘴皮,软硬兼施,既有权威的行政命令,又有苦口婆心的思想工作,也有“应以大局为重”的恳求和“责任由我来负”的保证,临了还提出我和马鸣曾安全往返的实例,但半个多小时的规劝、许愿却劳而无功,队长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武副队长终于败下阵来,司机们说什么也不肯过河,我们又一次尝到了不会开车的滋味。最后,我们只好反过来劝武副队长再不必勉强,毕竟前次在奴尔失误的阴影还笼罩在全组人特别是小车司机的心头,每个人也都难免余悸重重。

小车可以不过河,但考察却不能中断。所以,我们只能下水蹚河,而且两辆小车上的一应东西都得靠人背过去。为了保证老先生们的安全,我们在两岸的车上拦河拴了一条大绳,以便大家扶绳而过时稳当一些。

沙山受阻——冰河历险——盛情的接待…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