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九月, 2013

戈壁“酆都城”

戈壁路上“酆都城”——沙暴肆虐——夜闯茫崖镇 7月29日,离开且末,我们沿沙漠边缘的公路来到若羌县。一路上基本都是在铺满卵石的河滩便道和沙梁沙窝间绕行。干渴、陷车早已是家常便饭,甚至颠断钢板也并非新鲜。 这一带曾是大片的胡杨原始森林的分布区。胡杨是一种可称为活化石的古老而珍贵的乔木,耐旱抗风沙,其小叶幼嫩时细长如柳叶,长大后变阔变圆,浓密蔽日。其根系发达,主根很深,能很好地利用地下水。在荒漠戈壁地带有极强的生命力,是寒旱区固沙保土的优良树种。目前在我国仅分布于新疆、内蒙古和青海等地的沙漠、干旱区。有许多胸径都需数人合抱的大树其树龄均在数百年以上。沿途许多原有的胡杨树都因干旱而死亡,映入眼帘的尽是一片片枯死不倒或倒而不朽的粗壮树干在沙丘间或斜依、或横卧,犹如一个尸横遍野的古战场。这一片片,一个个的胡杨残骸,枝杈斜出,或仰指蓝天,或俯视大漠,仿佛在向蓝天哀嚎,在向大漠低吟,诉说着他们生命的历程和悲壮凄凉的归宿。其间更有许多奇形怪状的造型,有的面目狰狞,酷像阎罗殿里的无常、夜叉;有的张牙舞爪,如同各种怪异的飞禽走兽或是盘龙卧马;只是缺少了应有的生气。 这里还有无数个由风蚀作用形成的沙丘土包散布在枯死的胡杨林中,恰似一片荒坟乱冢。只要风起,便会飞沙走石,景色朦胧,沙山隐约。更兼风掠树杆,啸声四起,给人一种身临“鬼域魔窟”之感。无怪乎人人到这里都会精神紧张,左顾右盼,似乎这里正隐藏着千百万妖魔鬼怪,随时都会杀出洞来。偶尔也有活着的几丛怪柳树藏于沙包低洼处,随风不时探身窥视。若单身穿越其间,定会令人心虚胆寒,疑神疑鬼。即便是有只小动物突然跳出,人也难免会被吓个半死。这里简直就是一座鬼凶鬼恶的“酆都城”。这就是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边缘许多原始胡杨林今日的真实写照。 乘车穿越这凄凉悲惨的“酆都城”,面对大自然的恶劣无情,作为植物学工作者,我们都难免心情沉重。这里原本是郁郁葱葱的林海,何至于如今却变得如此惨不忍睹。这其中有多少课题需要研究,又有多少教训需要吸取。更重要的是还有许多类似的森林,如今也正面临着毁灭的可能,亟待人类去保护,去拯救。 若羌县海拔1 000多米,同沿途其他县一样,四周全是沙漠戈壁,只是较其他县更荒凉一些罢了。其东北面不远处就是神秘的罗布泊,当年彭加木先生就在那里失踪。我们要在这里修整后开上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去考察。 说起若羌县的风沙,可真使我…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