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二月, 2014

湿地多珍禽

便车不便——千里冰封鄂陵湖——珍禽黑颈鹤——神鸟秃鹫——天灾无情 

9月25日清晨,得便搭乘当时玛多县委喇秉礼书记的车去20公里外的黑河乡一带考察。上午10时许,在野马岭山顶,我下了车,约好傍晚6时左右车从黄河乡返回接我,要求我提前赶到公路边。

考察过程中,在山下一处叫“宁果龙洼”(藏语,意为“人头沟”,想必是从前这里死人太多的缘故吧)的地方,我发现了一片长势很好的野生披碱草,植株高大,种籽饱满。作为可供栽培驯化的优良牧草,是当地理想的野生种类,可望解决多年来困扰本区草原建设的外引牧草在黄河源区种籽不能成熟的问题,这对当时正在从事草原科技工作的我简直就如获至宝,别提多高兴了。 因为玛多县是一个纯牧业县,人工栽培牧草是当地草原建设中一项非常重要的内容。然而,由于这里地处高原,平均海拔在4 500~4 800米,气候寒冷,冷季漫长而暖季短暂,没有绝对无霜期,植物的生长期一般只有80~120天。以往的引进牧草都因气候因素而不能正常完成其的一个生活周期,因而不能结籽或种籽不能成熟,所以,每年建设人工草地所需的草籽都要从其它地方引进,严重地制约了当地草原建设的进程和牧业生产的发展。要解决这个问题,就只有从当地的野生牧草中选择抗逆性强,而又种籽能够完全成熟的优良种类,进行人工驯化并扩大栽培,建立玛多县自己的草籽基地。这一课题由我带领县草原站的另外两名科技人员承担。多次多处的调查,今天终于有了结果。 无需虑及其他,我便开始采集草籽。由于没有工具,只好用手捋。几个小时下来,直捋的双手虎口处及手掌全部脱了皮,露出了肉,鲜血淋漓,然后用手绢包扎后继续捋。当时何以有如此一股劲,竟不顾双手鲜血又染红了手绢,或许这也是一种职业病。 直到天黑得看不见了,我才起身收拾所采的草籽,准备返回,这时也才感到饥渴难耐。但是,喇书记的车却还未来接我。于是,我只好背着采集的草籽慢慢地顺路朝黑河乡的方向走去。由于饥渴,加上又冻又累,直到凌晨2时多,才在荒山野洼中摸黑钻出了“人头沟”,走完了十几公里的山路,冒昧地敲开了乡书记多杰龙珠的家门,借吃借喝又借宿。 第二天,当司机开着小车寻访到我时,才知头天喇书记在黄河乡由于开会开到很晚,所以,当晚住宿在黄河乡。他们认为我会返回野马岭找沿途的养路道班借宿一夜,可我却舍近求远,摸黑翻山越岭地返回了黑河乡投宿。 回县上后,经称重,我共采集了4.5公斤草籽。第二年,玛多县草原站的科技人员用这些草籽建立了第一块野生种优良牧草驯化试验田。后来经过我多年繁育,建立了三块共150多亩的牧草种籽繁育基地。这项工作的成功,为海拔4 300多米的玛多县在建立人工草场中,用驯化当地野生优良…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