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三月, 2014

沐浴雷暴区

“死鱼湖“的来历——沐浴雷暴区——不受欢迎的人 

离开了扎陵湖乡政府所在地,我们顶着刺骨的寒风,冒着大雪,来到措日尕则附近的小湖边安营。一个多月来,我们骑马串帐,同当地的藏族牧民同吃同住,共同“享受”着高原初春的寒冷。近半个月来的气温已逐渐升高,但仍免不了会有突降的寒冷袭来。 帐篷前面的鄂陵湖湖面仍是一望无际的冰雪世界,只有西北面的湖边二三十米宽的冰已经融化。早来的水禽已在水面飘游。身后小湖的冰面已不复存在。 我们走近小湖边,惊愕地发现在小湖的北、东、南三面的湖岸沙滩上约有一道5~10米宽的死鱼带。整个湖的三面湖岸全是由堆积的密密层层的冻鱼叠摞铺成的,其中还夹杂着一些大小不等的冰块。俨然一道用冻鱼砌成的防波堤。有些散落在较远处的鱼已被风吹成了鱼干,但绝大多数集中在一起的都是硬邦邦带冰的冻鲜鱼,大约5~10米长的一段就可装满一辆大卡车。我们骑马巡视了一程,这堆积的鱼带约有一公里多长。可知道竟有多少吨鱼白白地浪费在这里。 这么多的鱼,人虽无福消受。但是,这里的水鸟却坐享其成。成千上万只棕头鸥和别的水鸟欢快地喧闹着,飞起来遮天蔽日,落下去一片灰白,尽情地享用着这些天赐美味。 就当时我们在湖边观察的情况分析,造成这种情况无疑是因风而起。小湖中融化后的湖冰形成大大小小的碎块飘浮在水面上,再经大风刮向湖边。由于冰块在靠近东岸时不断拥挤,侧立或翻转移动,又因湖水浅而在这一过程中将湖中的鱼推上沙滩。这又是一例大自然施展威力造成的无情后果。从此以后,玛多县的许多县乡干部都习惯把这个小湖称为“死鱼湖”。而在后来经我绘制的玛多县草原建设规划图中,也把这一不知名的小湖干脆冠以“死鱼湖”三字,以附和大家的习惯。 在这死鱼湖边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夜晚。清晨起来,再看鄂陵湖,昨日还千里冰封、茫茫泛白的湖面,一夜之间却已是万顷碧波,粼粼映蓝。这高原湖泊变化之奇妙可真是令人惊叹。 原来,由于这鄂陵湖是黄河流经之湖,虽湖面冰冻三尺,但湖下之水却还在流动,而当气温升高后,湖面的冰又多是从下面开始消融的。昨日所见的湖面虽然冰层还连成一片,但是冰面已经很薄了,且大部分冰层已同水面时接时离,若遇一处塌陷,自然就全线崩溃了。 随着考察活动的继续,我们来到玛多县的黄河乡一带。黄河乡的热曲河畔是一片高山草甸。每年夏季,点缀着五颜六色高山花卉的草甸像绿茵茵的地毯一样遮山盖岭地铺向天边。清澈的河水缓缓绕行其间。成群的牛羊散布在…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