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四月, 2014

马陷沼泽地

植物也“怀胎”——马陷沼泽地——“花石峡不住店”——雪山深处 

8月12日,上午十时半才起来。接受昨天的教训,为安全起见,我和同来的宋福安一起去爬附近的一座高山。汽车送我们到了山脚下,这省下了我们好多体力,但是,待我俩花了近3个小时,气喘吁吁地不断咳嗽着爬上海拔5 150米高、四面流石坡的山顶时,见到的仅是一株名叫丛菔的高山植物。找遍整个山头,也未再见到第二株。而且这种植物,在我十几次的河源区考察中,也从未在其他地方采到过,真可谓稀有。这也足以说明,在高原区的植物考察中,真是一步走不到,就有可能少发现一种植物。而今天这种植物,在近3万平方公里的黄河源区,目前也仅有此一份标本,真是宝贵。同时也足见高山环境对植物种类筛选的严格性。然而,植物对不利的环境也有它自己的适应方式。当我们从阴坡下山时就采到了几种有趣的高山植物。 植物的分布取决于该植物的生态特征是否适合所在的生境条件。就黄河源头地区的高山生境来说,某种植物要生存下来,首要的是对于寒冷的耐受力要强,其次还要能耐干旱,耐风沙的袭击,耐强光的灼热和紫外线的辐射,还要适应昼夜温差大的生境特点。冬季,它们的根系和越冬营养体要能忍耐-48.1℃-53℃的极端严寒,否则就不可能越冬。从其生长发育特点上来说,要能适应暖季中降水和气温的高峰同时出现的特点,在较短的80~120天内完成其一个生活周期,并顺利度过不利季节。 就我们在这里所考察过的植物的生物学特性来看,它们也正是符合这些特点的。特别是在我们下山时所采到的几种植物,甚至连它们繁殖后代的方式也都改变了。这其中的一种就是胎生早熟禾。或许有许多人只知道动物有胎生和卵生之分,而从未听说植物还有胎生的。其实这也是一种生态适应。 这种丛生的禾本科植物的种子成熟后,不经过通常的休眠期,而是在脱离母体前,借助母体的养分,直接在母体的花序上萌发出芽,长成幼苗,然后落地生根而成为独立的植物,自营生活。除了胎生早熟禾之外,这类植物还有珠芽蓼和零余虎耳草等。可见,在大自然的导演下,植物与动物在生活和繁殖等方面的某些方式有时也真让人感到神奇有趣。 从当地牧民那里借了几匹马,我们就一直朝阿尼玛卿山的主峰下走去。这一带全都是由嵩草属的植物组成的高山沼泽草甸。像在星宿海一带一样,这种高寒草甸是由许多突出地面的草丘组成,表面草被致密、坚实而富有弹性。草丘间在雨季经常是水汪汪的。一般情况下人畜甚至汽车都可通行无阻。但有时在一些泉水出露处或低洼…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