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七月, 2014

“狼群出没处”

迷途再现——队长的怒火——“狼群出没的地方” 6月10日,我们离开了岗加曲巴冰川,前往姜根迪如。一路上,曾两次都因队长想抄近道而误入歧途,折腾了整整一天也没有找到正路。 多年的野外考察经验使我明白,行车、骑马或是步行最忌讳的就是离开原路去抄近道,因为高原上的路,无论大道还是小径,通常都是经过多人多次的重复探索才留下的,一般都是捷径。所以,不能轻易离开,否则,往往会适得其反,并且很容易被弄得前进不得,后退不能。而我们今天却在有着十五次走进长江源经历的杨欣的带领下,一而再、再而三地重复着这样的失误,使大家的心情都非常地急燥。甚至有人已开始打退堂鼓了,对前途失去了信心。直到第二天,我们调整了思路,才走上了正道。 夜晚我们扎营在海拔4 660米的姜根曲边。晚餐是已经吃了两天的肉汤菜粥大杂烩,实在倒胃口,有人宁愿啃干饼就开水也不愿吃饭。大家提出买羊改善伙食的建议也未被队长采纳。甚至,也有人已开始思考此行会否后悔。尽管如此,但表面上大家仍然一如既往地坚持着。 在厨帐内的电灯下,大家互相看着摘下太阳镜的彼此,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原来。连日的风雪雨霰雹及强烈的紫外线辐射,使队员们的鼻子上早已脱皮,嘴唇爆皮层层,耳垂层层结痂,十分干燥疼痛;所有人的脸部都已成了紫铜色,唯有双眼周围因眼镜的遮盖而颜色较淡,看上去犹如大熊猫。 早晨起床时,我发现自己的10个手指“胖了”许多,甚觉两手发紧,握拳时更甚。并且从紧握双拳的10指上可明显地感觉到清晰的“脉搏”和时而出现的麻木,这是浮肿的表现。 为了不致造成可耻的浪费,第二天的早饭,我们还是继续吃着前两天的剩饭。只是又加进了些新鲜河水和几包方便面,但吃饭的人更少了。为了不再继续吃剩饭,临走时,我们顾不得会背上浪费的罪名而将大半锅饭倒在了草滩上。 又是一天的奔波,总算在天完全黑后来到了姜根迪如冰川前的河滩里扎营。 几天的奔波劳累,高山反应和胃口不佳使几乎所有的队员都疲惫不堪,精神不振,甚至激情减退,萌生去意。 这天下午,被大家私下称为“船长”的杨欣同老蓝去寻找可供拍摄的对象。其余人留在驻地,无事可干,便相商着大家凑钱到河对岸的一个牧人家中去买羊。近几天来无论公开或私下,这是大家一直挂在嘴边的事,杨欣也曾亲口答应我可以考虑。但却苦于没有条件和机会。今天,机会终于来了,大家不再犹豫。由我充当所谓的翻译,…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