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十一月, 2014

辉煌的诞生

源头是禁区——奇丽辉煌诞长江——重回人间

姜根迪如分为南北两条冰川,共同组成了长江之源。 其中的南侧冰川,因其直接位于源头河谷走向的末端,或许由于河谷的强风直接吹向冰川,在其表面覆盖了较多的沙土、尘埃而给人似有“脏乎乎”的感觉,进而又因色暗而吸光率高,增温也高,从而促进了冰川表面的消融。在这种比较强烈的表面消融、侵蚀作用下,整个冰川显得有些“松软”,其下游发育着壮丽的冰塔林。远远望去,犹如一堆半溶未溶的“冰淇淋”,使人有些“烂糟糟的”的感觉。再看又似波涛汹涌的钱江大潮,大有席卷而来的气势。 而北冰川则显然不同。由于其“藏”在北部的一条山沟里,因而避开了河谷上行风沙的直接侵袭,冰川表面几无沙尘,整体形状保存得较完整,且显得坚硬而脆。除了一些脱离主冰川所形成的冰塔造型外,在主冰川的前缘,还有多处因消融和上游融水冲蚀等作用而造成的“冰崩”地段。这些冰崩产生的大大小小的冰块,再经消融或水蚀而变小,最终消失。这就是我们在姜根迪如南北两条冰川所观察到的冰川消融、退缩的两种不同过程。 去往北冰川,同样要通过一片典型的冰蚀地貌——乱石滚滚的冰碛滩。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终于进入到姜根迪如北冰川。拐进一个小冰坳,我们找到了真正的长江——沱沱河的源头之水。 这里也有许多冰川造型。与岗加曲巴冰川多为非生命景物造型截然不同的是,这里的冰川造型显然多了几分生气。遥望冰川全景,远远蹲在冰川最前沿的是一只日夜守望的“小猴”。再靠冰川近前,就见一位身披战袍,手按佩剑的“将军”,垂立于冰山云海之中,只不过他似乎正在打瞌睡。尽管如此,我们每个人先后都站在他的脚下同他合影。 源头之地莫非真的当属“禁区”?一道沙石“大坝”高高垒起,以示内外有别。一只大尾巴的“小松鼠”蹲在坝上,正冲着我翘首张望。我便绕道而行,谁料想,及至溯流到了进入源头的必经之处,却又是一道“关卡”。“大坝”虽没有了,但见“山门”左边一头硕大的“海牛”,低头挺角,蓄力待发,直向着我。右边一头“海狮”,昂首以待,静观“山门”。看它那样,似显温和,于是,我又绕开“海牛”而从“海狮”脚下悄悄走过。 这里是一片位于更高处的冰川前的平坦冰滩。冰面上沿冰川的根部弯弯曲曲有一股由冰面流水冲蚀成的冰河绕行流淌,在最后一处冰嘴处拐了一个弯,而后在陡峭的冰坡上以近似瀑布的形式直冲下河滩。横过坦阔的冰滩,冰面下有一条约3米多深,1米多宽潜流的冰河,上有冰桥覆盖。…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