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不了情

吴玉虎的青藏高原情怀

Archive for the '所有文章' Category

昆仑最东缘

 骑“虎”难下——丰富的生物资源——羊皮筏子忆当年——险作黄河鬼

隆务河流域和洮河上游地区是昆仑山的最东端。就地理位置而言,这里是青藏高原和黄土高原的过渡地带,植物种类更有其独特性。这一带的考察,我们是于1975年的8~10月间同青海省草原工作队共同完成的。期间,我们从西倾山的中段开始到东南端,再到隆务河两岸,经甘肃省的夏河县返回到循化,至9月底在黄河岸边的尖扎县坎布拉林区结束,历时两个多月,共采集到植物标本1200余号。 当时的尖扎县黄河上还没有桥,汽车和人等全都要靠船摆渡过河,在各乡的考察也大都是靠骑马。所以,骑马对我们来说是最累人的,也是最易出危险的。一天下来,腰酸背痛,双腿麻木。要是碰到性劣的马,摔下马背是在所难免了。如果摔在山坡草地上还算运气,要是摔下山涧或是撞在岩石上,或是被狂奔的马拖着走,危险性可就大了。在考察中我就创造过一天被摔下三次的纪录。 尖扎滩乡不通公路,相距县上有一天的骑马路程。结束了6天的骑马考察,返县时因路遥马疲,乡镇府给我们全部换了马。我挑了一匹最高大的青马。不料,刚一上马就被狠狠地摔了下来。肚带绳断了,马鞍也被它连踢带摔地给拖散了架。重新换鞍备好后,那马说什么也不让我上,而且是又踢又咬又转圈。牵着走了一段路后还是不行,只好换乘了同队闫兴文先生的白马。 这白马,起初还走的好好的,可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任我怎么勒也勒不住它,便索性伏在马背上,左手抓双缰,右手抓马鬃,任由它跑。可这山路不仅窄,而且弯弯曲曲,忽上忽下,又谁知这白马原是多次上过赛马场的,一见我伏身,便加快速度,飞一样沿山路狂奔。我只见两边的草山、乱石、灌丛等连成无数线条向后射去。两耳也只听见忽忽的风声迎面而来。我精神高度集中,全身的肌肉都在使劲,两眼看着前面的山路,大脑迅速地判断着马随山路的走向,上下左右,并随时调整自己的体位,生怕被摔下岩石裸露的山坡。大约跑了一公里多路,我实在支持不住了。在一处下坡拐弯的平缓草坡前,我双脚离镫,稍一放松,就被闪身拐弯的马扔在了距山路七八米远的山坡草丛中,连打了两个滚。而那马却继续狂奔而去。 待其它人赶上来,费了好大劲才将那白马抓住。我只得又换回我的大青马。大家都劝我别骑了。特别是那位乡干部说:“一路牵着马走回县上吧”。这显然是一句别有用心的刺话。到县上的路骑马一天就能到,要是人走,恐怕两天也难到。况且最少还得一个人陪着我。肯定会影响到全队下一步的考察安排。更重要的是我还碍于面子而… 阅读全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